狀態廣告
當代藝術

我項迷思??

批判性思維--非形式的邏輯思考方式,對於做什麼或相信什麼而做出合理性的決定的思考和策略。

批評--是講說客觀的事物,但是不包括自己

批判--是探求人的思想,價值觀,基於需要的。

而當中藝術是如何可能

我想講一個藝術家:謝德慶

他所發表幾個作品:

1978年9月30日到1979年9月29日間的第一個作品常被簡稱為籠:The Cage Piece」;他將自己關在紐約豪斯頓街111號2樓裡,住在11呎6吋x9呎x8的松木木籠中,房裡有洗手台、燈、馬桶和單人床,這一年間,他獨自生活,不與外界交談,亦不閱讀、書寫或收聽廣播和看電視。由他的朋友程偉光負責照料他的食物、衣服和垃圾。在1978年9月30日他進入籠中後,由Robert Projansky公證律師負責紀錄鎖上籠子,並檢查每張封條,並在1979年的9月29日,原律師檢查封條都完整無缺之後,再寫一份證明,證明他這一年來從沒出過籠子。

在這一年中,謝德慶唯一紀錄的東西,就是在牆上刻出的日期記號。記號下並有展覽宣言:「Sam Hsieh 93078-92979」的刻號。穿著的衣服上也是寫這個展覽宣言;這一年中他的作品在每天的早上11點到下午5點公開被展覽,因此有完整的影像紀錄保存下來。


1980年4月11日晚上七點到1981年4月11日晚上六點間的第二件作品常被簡稱為打卡:The Time Piece」;這件作品同樣在紐約豪斯頓街111號2樓展出,謝德慶必須在一年中的每個小時,都將卡片插入打卡鐘打卡,且打完卡之後,必須馬上離開那個房間。他並準備了366張卡以做為證明,每張卡打完都有見證人的簽名與他的簽名,並記錄漏打的時間和原因(如1980年10月10日的卡,就記錄了他晚上六點時因為瞌睡而沒有打卡),打卡鐘在使用前也在機身處貼上封條,並由見證人簽名,如需要修理打卡鐘,亦需要見證人來處理。這一年的行為藝術裡,謝德慶準備了16mm的錄影機,將他每個小時打卡的動作都錄影下來,一年結束後亦由見證人簽名表示帶子未被剪輯過。且為了顯示時間的流逝,在開始時謝德慶亦理光頭髮與鬍子。

在一年結束後,謝德慶每小時打卡一共打了8760次,他並計算自己共有三種原因沒有打卡,打瞌睡、打晚了、打早了,總計他的打卡誤失率為1.54%。

1981年9月26日下午兩點到1982年9月26日下午兩點間的第三個作品常被稱為「戶外:The Outdoor Project」。作品內容比前兩年的簡單,謝德慶必須一整年都待在戶外,不得進入任何建築、車子、地鐵、火車、飛機、船、山洞、帳篷,他隨身只帶了一個睡袋。這一年也是他將Sam Hsieh改為Tehching Hsieh的一年,作品地點就在紐約市。其間他常待在空曠的河岸邊,或停車場或工地,經常喝路邊飲水機的水,並睡在空曠之地的角落。他並以紅線記錄了自己的路線,多在紐約曼哈頓的下城區。

在這一年期間,謝德慶曾在街上遇到打鬥,而被警察誤會逮補,由於他身上攜帶有筷子,被視為武器,警方遂將他帶回警局拘留了15個小時,這15個小時破壞了謝德慶作品「戶外」的原意,雖然他隨後被釋放,但這事件引起了紐約當地媒體的報導,也引起了行為藝術與警方維持安全秩序衝突點的討論。

1986年12月31日,謝德慶36歲,他宣佈了13年計畫,在這13年中,他會創作藝術,但是不會公開,這一次的「作品」在結束時被他稱做「Earth」,2000年1月1日所製明信片的宣言則是用報章雜誌的字體剪貼法,拼成I KEPT MYSELF ALIVE. I PASSED THE DEC 31, 1999.(我讓我自己活著,活過了1999年12月31日。)

其實你會發現到說他早期的作品都是一年一個大的藝術,也許你會問這叫做藝術嗎??一個人關在籠子裡叫藝術嗎???他就是後現代藝術隱約象徵了一個人生、又象徵了藝術/生活的起始。其餘則集中在探討行為與藝術間的關係。藝術作品的定義取之於藝術家本身。19世紀有一個人做一個很有趣的實驗,說把一個藝術家的大便製成罐頭,上面用英文法文義大利文等寫出他是藝術家的大便。據我所知目前仍被展覽中。

如何找尋自己所存有的意義,從批判自己做起吧

謝德慶
創作者介紹

青青河邊草

death5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rince780622
  • 太多字
    老子 懶得看
    請勿直接用ctrl+c加上ctrl+v
    你犯了智慧財產權
  • 我哪有啊

    death54 於 2008/01/08 22:52 回覆

  • DAYAN
  • 老大 關於 1978年9月30日到1979年9月29日「籠:The Cage Piece」

    >>這一年中他的作品在「每天」的早上11點到下午5點公開被展覽,因此有完整的影像紀錄保存下來。

    引敘 姚瑞中 台灣行為藝術檔案 一書中
    P.14頁提到
    「每三星期接受一次參觀 (總計十八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