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前,一個29歲的年輕人,神不知鬼不覺盜領102億元,攪得台灣金融圈翻天覆地。他是百億金融大盜楊瑞仁,12月10日他出獄了13年的罪與罰,當事人、受害人和台灣社會究竟得到什麼教訓?

楊瑞仁29歲入獄,43歲出獄,付出人生最菁華的青春歲月當犯罪代價。

問:「你出來以後要回家嗎?」

答:「我不知道我家在哪裡。」

問:「你不知道你家在哪裡?」(記者吃驚)

答:「因為我家在九二一大地震時被震掉了。」

十三年前,一個年僅二十九歲的小小交易員,把台灣搞得天翻地覆,他神不知鬼不覺的盜走國際票券(簡稱國票)新台幣一百零二億元,與現在陳水扁七.四億元的洗錢案相比,金額比阿扁的多近十三倍,「海角七億」也不過是他的零頭。更不可思議的是,這場金融犯罪居然釀成台灣史無前例的金融風暴,事後更導致提拔他的王姓經理跳樓自殺。

他是台灣經濟犯罪史上判刑最重的經濟罪犯。當年,赫赫有名的金融官員也被拖累,被記申誡的包括現任行政院副院長邱正雄和央行總裁彭淮南,當年他們都是央行副總裁;現任台灣金控董事長的張秀蓮,當年是金融局副局長;當時國票簽證會計師薛明玲,也已當上資誠會計師事務所所長。

這個百億大盜,名叫楊瑞仁,十二月十日服刑期滿出獄。十三年的歲月,當年二十九歲的小夥子,現在已經變成了 四十三歲的中年人。

在他出獄前夕,我到位於桃園龜山的台北監獄探訪三次。我給他的題目是:「負四十億的人生如何開始?」(編按:楊瑞仁訂定出獄償債計畫,六年半內先還款四十億元)

從台北到龜山的路上,越走越荒涼,在林口高地旁的龜山,風很大。當天秋老虎發威,氣溫近三十度,這是我第一次探監。

穿著短袖的我,透過四層門禁一層層好不容易走進去,一陣寒意襲人,我吸了口氣,告訴自己要鎮定。我開始想,等一下要如何開場?如果楊瑞仁不理我怎麼辦?他在兩坪大的獨居房是什麼樣子?要先問他如何償還四十億嗎?罪與罰,是什麼樣的代價?為這一個又一個的問題,我寫下了三篇探監日記:

十月二十九日.星期三 天氣晴,秋老虎發威 
初會,無法判讀眼鏡後的喜怒


一連串的問題還沒想好,主角已出現在我眼前。透過厚厚壓克力和鐵絲網,我極力想要看清楚楊瑞仁,但藏在金絲邊眼鏡後的眼神,我無法判讀他的喜怒。

看著我們,他半天不拿起話筒,我急死了!

每一次會面,只有半小時。我用手指著話筒,示意要他拿起來說話。他又是搖頭,又是蹙眉,眼珠子骨碌碌的轉來轉去。僵持了兩分多鐘,我掏出名片,盡可能貼近壓克力鐵窗,讓他知道我是誰。

看他的口型、讀他的唇語,他恍然大悟「喔」了一聲,拿起電話就先聲奪人:「就是你們害我假釋不成!」他抱怨媒體,害他多坐了兩年牢。

不過一轉神,他似乎了解記者想要獨家新聞的來意,雖然表明不願接受採訪,卻也半推半就聊起獄中生活。感覺上,他懂得借力使力,透過媒體把自己重新推回社會。

「我每天就是哭、哭、哭」 獄中炒股,媽媽再也不來探監了

狹窄的會客室,是一個滿溢情緒的空間,一個位子要擠兩位訪客。我想著,當年,楊瑞仁的媽媽和妹妹大概也和我一樣,坐在同一張椅子上。但是楊瑞仁告訴我,她們很久都沒有來了。

楊瑞仁入獄後,妹妹楊淑惠也是隔著壓克力窗和他對話,只是兄妹倆談的是股票,楊瑞仁會告訴妹妹哪一檔股票可以買,哪一檔什麼時候應該出掉。無法抗拒金錢及數字的誘惑,楊瑞仁入監四年後二次再犯,「獄中炒股案」沸沸揚揚,一百零二億元的負債,結果再賠一千多萬元,而且三位被行賄的監所管理員、負責執行的妹妹統統有罪,妹妹因此被關一個多月,差點工作不保,他自己也多了兩年牢期。

金錢的誘惑讓他著了魔一樣,患了股市上癮症。這讓我想起電影《刺激一九九五》裡的男主角,人在獄中還能遙控外面世界


我也想起《一個投機者的告白》中,安德烈.科斯托蘭尼的話,「錢有種放射波,能讓人墮落,也經常使人露出最醜陋的人性。」

之前,楊瑞仁的家人朋友定期寄來書籍雜誌,希望他將來出獄後能走向正途。但是獄中炒股案,媽媽不來了,媽媽罵他,「你怎麼可以拖累你妹妹?」

楊母一個人帶大他和弟妹三人,國票案發生後,總是四處求神拜佛,幫他消業障祈福,從不放棄這個一時犯錯的兒子。但這次他連妹妹都給害了,楊瑞仁哭著向母親懺悔,卻得不到諒解。

「我每天就是哭、哭、哭。」除了哭,楊瑞仁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

楊瑞仁這樣寫下他的心情:

「年邁的媽來會客,哭著求我,不要再胡亂搞了,把一個家搞成如今的境遇。我回至舍房內(仍獨居一人)就暈眩昏倒,不知什麼叫難過。身為子女的我,竟要媽流著淚來求我(麻煩製造者,內心如此的嘶喊著)。」

「我最敬佩的人就是侯西峰」 重修賺錢能力,準備出獄後贖罪

在他人生最低潮的時候,有一次「放封」時,有人拍了拍他肩膀:「小夥子,不要再去做一些有的沒有的事,好好進修,學一點賺錢的功夫,出去後才能賺錢還給債權人。」

說話的人是侯西峰,前國揚建設董事長。原本侯和楊是兩條不搭界的平行線,卻在台北看守所裡交會。

侯西峰雖然涉嫌掏空國揚資產,負債一百九十八億元,但他積極規畫出去後如何東山再起,償還負債(編按:詳見第八十四頁「侯西峰出獄後,十年還債兩百億」)。侯西峰告訴他,是漢子,做錯就要認錯。在每次短短的放封時間,侯會鼓勵他面對,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侯西峰告訴他,贖罪要有「能力」,才能真正贖罪。

「我最敬佩的人是侯西峰,他教了我很多事。」楊瑞仁對我講話的眼神不再閃爍,「看」得出是他真心話。

death5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