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地方法院24日起一連三天審理扁案程序準備庭,今天就龍潭購地案再度提訊前總統陳水扁出庭,審判長蔡守訓一開始就先詢問阿扁身體狀況,阿扁小聲回答有點不舒服;雖然阿扁身體虛弱,律師團卻砲火猛攻特偵組的光碟筆錄有瑕疵,認為證據力不夠,要求聲請勘驗,並且向地院遞狀聲請移轉法院,全力使出「拖」字訣。

 

前總統陳水扁來到台北地院開庭,臉頰凹陷,身體虛弱,一開庭連審判長蔡守訓都忍不住先關心一下,詢問阿扁身體狀況如何?阿扁搖搖頭回答,「很不好,我心跳比較快,很不舒服」,蔡守訓詢問為什麼?阿扁說,「我也不曉得為什麼會這樣」,蔡守訓則叮嚀「如果你等下有任何不舒服,一定要告訴我們」,阿扁點頭示意知道了。

 

因為禁食,阿扁戰鬥力降低,但律師團卻是砲火猛攻,一開始就先針對特偵組的光碟筆錄,認為有瑕疵、證據力不足,要求聲請勘驗辜仲諒等人光碟,並向台北地院遞狀聲請全案移轉管轄。

 

針對光碟的部分,特偵組檢察官林嚞慧指所有的被告和證人對於筆錄和光碟內容都無意見,只有扁律持續質疑筆錄有問題,至今都還未整理出案情爭點,是花了太多時間在比對光碟。扁律師石宜琳回批林嚞慧涉及人身攻擊,律師鄭文龍說,因為認為光碟有問題、筆錄不實,才會要求法院重新勘驗。

 

檢方則重申,所有的筆錄都沒有記載不實也都有來源,其他被告、證人的律師都能清楚明瞭內容,唯獨扁方律師團無法看懂,(前中信金副董事長)辜仲諒、(台泥董事長)辜成允兩人的筆錄也沒有問題,而且都是證人的身份,錄音、錄影並非強制需要,只是單純附上補強證據。

 

不能換法官就希望換法院,而且針對特偵組後來追加的「藉勢藉端勒索財物罪」及「非主管職務圖利罪」,律師希望能釐清起訴範圍,不要一再追加,扁律師認為不具法律程序,而且會造成被告法律權益遭受影響,也會讓法官在審理上的麻煩,特偵組在起訴的內容範圍沒有辦法固定,質疑檢方的證據能力。扁律強調,追加二罪會妨害被告的防禦權。

 

扁律師團長篇大論使出「拖」字訣,使得蔡守訓想問阿扁認不認罪都沒機會,逼得檢方痛批律師都把時間拿去看光碟,難怪卷宗看不完,希望律師不要再針對光碟內容,趕緊進行實質審理比較重要。(新聞來源:陳國元、郭淑靜、黃暐瀚)

探扁勸食 珍:我沒來你會死啦

前總統陳水扁絕食第四天,夫人吳淑珍在立委薛凌陪同下首次前往北所探視,夫妻分隔近兩個月,吳淑珍一見到絕食中的陳水扁,開口就說「我若沒來你會死啦!」力勸丈夫恢復進食,才有力氣面對今天的出庭,隨後她指向桌上一杯水要扁喝下,扁猶豫幾秒後也就當場喝了。

 

吳淑珍廿三日上午前往台北看守所探視陳水扁,下午一時半扁聽從妻子的勸告恢復進食,吃下所方準備的三百西西稀飯,以及珍帶入的虱目魚、炒高麗菜,原本計畫「死諫」抗議司法不公,也在扁珍面會後畫下句點。

 

珍指一杯水 扁乖乖喝下

 

昨晚北所衛生科測量扁的血壓、脈搏、體溫都回復正常,並將結果回報給北院合議庭審判長蔡守訓,研判扁今日出庭應訊體能應無問題。

 

昨日上午,吳淑珍帶著愛犬「HONEY」,在前行政院長張俊雄、立委薛凌、蔡同榮、前總統府秘書長陳唐山及前「國師」李鴻禧陪同下,前往台北看守所探視陳水扁。

 

薛凌表示,看見扁、珍會面的場面讓她「感觸良多」。她說,當她與扁嫂進入會面房時,陳水扁早已在角落等候,隨後步履蹣跚的走近,隔著桌子坐在扁嫂對面,久未相見的他們彼此不發一語相望將近十秒鐘,陳水扁才關心的說「你(扁嫂)身體這麼差還來看我…」扁嫂聽見後急著回說「我若沒來你會死啦!叫你要吃飯面對司法,官司這麼漫長,自己要照顧自己啊!」

 

薛凌說印象最深刻的是,當時陳水扁頭髮有些凌亂,腳踩藍白拖鞋,身體可能是因為絕食緣故,走起路來有些搖晃,坐下來的時候,更發現陳水扁的鼻孔冒出一堆鼻毛,且全都發白了。

 

扁嫂也因為身體狀況不佳,進入房間時因為天花板的電風扇不斷吹著,讓扁嫂冷得直打哆嗦,整個臉都揪在一起,看守所管理員發現後趕緊關掉電源,而她為讓夫妻倆有獨處時間,隨後就走出房外。

 

控司法 扁:我來死死去

 

薛凌轉述說,扁嫂為讓陳水扁恢復飲食,還舉自己的例子說「上次我開庭三個多小時,身體就差點害去了(台語,意指不堪負荷),你不吃飯要怎麼開庭!」陳水扁則是靜靜聽著吳淑珍勸告,但雙方眼眶都有些泛紅。

 

薛凌說,扁、珍會面四十分鐘後準備離開,她趨前與陳水扁握手,卻發現扁的手「有些發抖冒冷汗」,與上次握手時,扁手掌暖呼呼的狀況完全不同,讓她驚訝的勸陳水扁要趕緊吃東西,沒想到陳水扁卻突然氣憤的指控司法不公,直說「我要來死死去(台語)!」

 

有趣的是,儘管陳水扁再三控訴司法,但他卻忽然對一同前往的恩師李鴻禧說「昨天你在電視上講得真好!」蔡同榮說,陳水扁「說話完全不跳針」,精神狀況應該還不錯。

 

創作者介紹

青青河邊草

death5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